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明 > 企业文明

何浩鹏、冯杨:许茹云最感人 花儿乐队最怪诞


发布日期:2022-01-11 02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主持人:大家好,欢迎来到网易娱乐,我是本期的主持人,今天有一点特别的就是主持人采访主持人,欢迎广东电视台公共频道的主持人冯杨和何浩鹏先生。

  何浩鹏:一直觉得很神奇,我刚才来的路上想了两个问题,我对网络上的东西感受不强烈,我在这方面是比较慢的人,网络上重播的意义要比直播的意义要大。

  冯杨:电台是负责做音频给网站的,电视台是做视频给网站的,我们是给网站打工的。

  看了你们的资料,何浩鹏先生以前是做电台的,您认为做电台的DJ跟做视频方面的节目主持人有什么不同,有什么区别,感受最深的是什么?

  冯杨:鹏sir的观点我很有同感,从业务的角度听电台节目,有一个共性。就是专业,我不是作为听众去听,而是作为同行去听,所有的电台主持人的状态要比电视台的主持人更加的松驰和自我,观众跟他们交流的更加充分。这跟制作形态是有关的。

  何浩鹏:有非常大的影响,监制跟我说,我听你的电台的节目,很多的东西会流动出来,到了镜头前面就没有了,我说不知道的,我看到黑色的框框,就感觉马上就要变了。等于我一进直播间就不会说脏话,很多聊天的都不能说了,所以这是工作的形态,冯杨说的很对的。

  主持人:是否可以说一下做DJ的时候,是否是一脚踢的,我的朋友也是做DJ的,上台五分钟前才准备的,准备碟,一个人又是监制,一条龙来做的,但是电视台是群体合作的结果。

  何浩鹏:对的,这是其中一个原因,当我尝试在电视台上做节目的时候,就没有之前电台的提法,我的感受是,让电视人没有了机会在屏幕上跟大家交流了以后,也会哭的。

  何浩鹏:电视更累人,很电视的前辈会看到这个节目,我们很尊重他们,原来一个节目,大家座在电视机上看半小时,后面的人死去活来,主持人站四、五个小时,剪辑后只有半个小时。

  冯杨:有一次跟鹏sir不熟悉,他跟朋友说,现在很红了,他说红什么,一天录节目,站下来腿都要断了,不断是主持人还是别人来说,今天主持的明星聊天,实际上我们就是工作人员,我们做的是团队的意志,不可能是完全自我的,做完了以后,思想是很累的,而且鹏sir的节目完全是站的,我们的节目是游戏的,可以座一下马桶,也要被喷。

  何浩鹏:女孩子穿高跟鞋更悲惨,反正电视很累人,一拍下来,我太有体会了。《五年级插班生》拍一次要几天的。

  主持人:实际上在屏幕上看到的,是否有一些录完了以后,很精彩,结果监制说要卡掉,你们觉得很心痛。

  冯杨:会的,因为类型是不同的,很多的问题已经是系列化的,而且做好了题目,刚才是100元,现在是10万元,这是不可能的,我们的节目聊天的成分不多,不确定的很多,采访的明星可能是反过来玩你,因为他们的经历很丰富的,例如110、119来了几次。

  大家看节目的时候,就要更加的用心,因为我们的主持人和幕後的制作人员花了很多的心血。

  何浩鹏:给我两分钟,我想到一件事情,现在在直播,火车站上的广场需要太多人的帮助,我这两天电台的节目都在做,文德南路63号9楼,广州狮子会将有用的衣服,御寒的衣服,饼干拜托大家想办法送到文德南路63号9楼广东慈爱狮子会,我们需要的是饼干和水。

  冯杨:虽然我们是做娱乐的,有的时候娱乐不是大家需要的,现在娱乐这么发达是因为国家和生活到了一定的高度,不会因为很多的事情苦恼,现在天这么冷,火车站广场很大,我们站在外面很冷了,可以试一下一天,站在外面感受一下,大家一起努力。

  何浩鹏:广场上的兄弟姐妹他们等了很多天才有机会回家,这次雪灾,断电,才有机会回家。

  何浩鹏:政府做了很多的工作,疏散了很多人去琶洲和旧的交易馆,还是有十几万人在哪里。

  冯杨:这个话题又拉到节目上,鹏sir的节目是公共频道的主打的,有爱心帮助的。

  主持人说:娱乐在生活环境好的时候,需要娱乐,我们的精神和生活上也需要物质的提高。

  冯杨:我们现在的能力还不能完全的达到,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想,就是做到深层次的娱乐,例如搞笑。真的让你看完了以后,觉得精神还是很好玩的。

  主持人说:是否可以讲一下《五年级插班生》中,发生了哪些趣事,印象很深刻的,列举一些。

  何浩鹏:就傻了,每看一期节目只是看到两个人,上半场是一个人,下半场是第二个人,对于我来说可能是录了第N个,有的时候我看,这是谁,我跟他玩过吗,所以要看的,所以就会想起来的。